首页 > 正文

微尘:暴乱的终结——被蓄意扭曲的历史!

日期: 2022-01-14 来源: 紫荆
字号:

文|微尘

 

近年网上及纸媒都出现一些「香港保卫战」的报导, 一些所谓学人及本土文青声称要去保育自己的土地,看来这就是 be water 之后暴徒求存的方式。暂时看到至少三种情况。其一:就是强调香港大学在抗日时牺牲的学生,其二:就是美化在大潭水塘长连山上美国轰炸机的残骸,其三:就是讹称投降港督杨慕琦 Mark Aitchson Young 在战后提出的民主及自治概念,甚至当年的香港大学校长 Lindsay 都被政治化妆。

 

在信报的访问中出现一句说话令人心寒 :「守护自己的土地」,这就等同本土主义及「港独」的信念。 今天,这片土地是中华民族主政还是英国主政,大家都要清楚,我辈要小心「港独」及本土主义,在伪历史上的谬误让笔者一一阐述!

 

日寇入侵香港时,医学院院长的确是赖廉士先生 Lindsay Tasman Ride,他被日军俘虏后随即在深水埗战俘营被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救出,然后活跃于粤北一带为逃离的英军及华籍人员提供支援及搜集情报(因为是盟国),这就是历史上的「英军服务团」 British Army Aid Group,在战后,赖廉士在1949 年曾出任香港大学校长。这些所谓学者的盲点就漠视了英国的背信弃义,也从来没有提及「波茨坦公约」及「开罗会议宣言」的条文,即香港这个被殖民管治的地区必须归还中国的议决,但在日寇准备投降之前,赖廉士已经掌握准确情报,差遣澳门情报站站长梁昌(澳门银行家及赌业巨擘,1979年6月4日在浅水湾跳楼自杀)先偷渡到香港,进入赤柱战俘营指令当时香港最高级官员詹逊成立临时军政府,配合由夏悫少将带领的特遣舰队重新占领香港。不过,西方的背信弃义岂止于此!

 

苦命的杨慕琦先生在战后只有一年任期(1946 到1947年),又何解吹嘘他曾为香港孕育了民主的思维。适值国共内战,西方的殖民主义者亦正在抢占中南半岛,朝鲜半岛及印度次大陆地区,在兵荒马乱中,一个港督又如何为香港启动民主,真是天方夜谭,英国的邱吉尔亦绝不容许其殖民统治的地区做到「民族自决」。也许西方的政治宣传做得太好可令苍蝇间白黑谗巧令亲疏,所以西方的政治就是演艺表演。骗到愚昧的年轻人参与黑暴就是证据,在过去三数年间,又有哪一位「民主」大佬的儿女参与「抗争」更要锒铛入狱?没有吧!

 

研究香港,就必须从清朝道光年间的「鸦片战争」开始,将三个不平等条约——南京条约、北京条约以及展拓界址专条好好学习,当年在港的港英政府抗日只是殖民主义者对抗另一个侵略者,所以,何必美化英国人?这些所谓本土文青及学者更要认识在香港保卫战之中,我国第七战区部队曾经驰援,更不要忘记日占时期日军发动的一连串惨剧,包括:赤柱圣士提反学校的英军护士被奸杀及伤兵被屠杀案,西贡黄毛应村长被杀案,沙头角乌蛟腾村长被杀案,银矿湾沙滩屠杀惨剧⋯⋯罄竹难书惨无人道,更有被日寇处死的东江纵队方兰女士的妈妈——冯芝女士 。

 

奉劝大家要多留意国家的屈辱及历史,我们也要理解在香港附近的惨案,例如增城大屠杀及广州南石头难民营屠杀案。

 

历史不能只看一件事就可以有着全面的认识,我辈要有「大历史」的观念,历史长河从来乾坤逆转,首先要承认自己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才可以理解这些惨事。只陶醉在香港保卫战的本土文青就是愚昧的代名词,我国清朝中叶衰落而七子哀歌只是历史的段落,当祖国在屈辱后奋发图强,我们就要有当上时代主人的勇气。香港的传媒也不必惺惺作态,为本土文青及偏颇的历史观鸣锣喝道!

 

(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)

 

作者为香港时评人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手机

编辑: 张蕊 监制:黎知明
编辑:张蕊 监制:黎知明
微尘:暴乱的终结——被蓄意扭曲的历史!
紫荆杂志
影响有影响力的人